著名诗人何基富:梦亦真,真亦梦
发布日期:2020-10-26

1603698305915011957.jpg


梦亦真,真亦梦


巴蜀闲人




那天夜里,


风高月黑,


我迷迷糊糊睡去。


//


忽闻,


敲门声嘭嘭响起。


一群人吼叫着冲进,


他们称是当地警局。


手提镣铐似厂卫进村,


凶神恶煞满脸黑黢黢。


“各位,我老朽一个,


“有什么好事?”


我镇定地探寻实虚。


“你少装糊涂,


“不断发表反动诗,


“对我盛唐恶毒攻击!”


我弱弱辩解气壮理直:


“公民享有言论自由,


“宪法是这样规定的。”


“哼哼,你真还相信?


“宪法,是拿来说的!”


我想跳过去搧他的嘴巴,


结果却把衣服穿戴整齐,


尽量保持我老巴的威仪。


//


捕快们押着我下了楼梯,


院垻里站满围观的邻居。


有的惊诧不已,


还有的窃窃私语:


“该背时,


“谁叫他胡写妄议!”


后来,被判死刑取首级,


站在刑场上我高昂着头,


耳边响起裴多菲的诗句:


“生命诚可贵,


“爱情价更高。


“若为自由故,


“两者皆可抛。”


围观者中又见不少邻居,


有的手拿阆中状元馒头,


要抢着沾状元我的血液,


去治疗他们的脑部残疾。


⋯⋯


//


我大喊一声,


翻身坐起,摸摸头,


额头上惊出冷汗淋漓。


2018,3,26。


注:(1),背时,四川方言,即倒霉的意思。


1603698373697020241.jpg


狮子,乌龟,及其他


巴蜀闲人




那天,


阳光和煦。


两只动物不期而遇,


一个是狮子,


身高体壮威猛无比;


另一个是乌龟,


体轻个矮慎行胆虚。


狮子盯着乌龟,


面挂几多鄙睨:


“你为何,


“为何见危险就把头缩?”


半缩着头的乌龟眨着眼,


小脸上也不失些许豪气:


“不让我说,我就不说;


“不叫我议,我就不议。


“别看你狮子不可一世,


“但我能看你一个个死去!”


狮子听后暴怒,


正要猛烈还击,


一口封乌龟的喉,


但已不见乌龟的头在哪里。


兽中王狮子,


享受的是威武霸气;


懦弱的乌龟,


品尝的是低贱憋屈。


难道,难道


世上的活法非此及彼?


可不可以有第三种选取?


把狮子关进制度的“笼子”,


让乌龟畅享生而平等待遇!


2018,4,8。


1603698409478039607.png


破别墅的启迪


巴蜀闲人




一幢黑黢黢的别墅,


窗棂摇晃破衣烂衫,


仿如街头的流浪汉。


破败不堪中,


残留着歌德式光灿。


四周有灰色的围墙,


墙上铁丝网一圈圈。


围墙围出几许神秘,


围不住世人的慨叹。


人们不知别墅主人,


姓甚名谁李四张三?


遥想那远逝的当年,


主人定是风光无限,


迎来送往笑脸灿然。


房主购置这别墅时,


恐怕从未想过会破败,


破败在这如金的街边。


“旧时王谢堂前燕,


“飞入寻常百姓家。”


那些不可一世的权贵,


那些奢靡狂妄的巨贾,


没从红墙金銮殿看穿,


也应该从这破别墅中,


获得有益的人生经验。


别仗势眼前自命不凡,


绝无千年的宴席不散。


权力,金钱仿若云烟;


不朽的是文化,


推动人类进步的文化,


方能历久不衰万世传!


2018,4,1。


注:CD市蜀都大道金河路柿子巷口,一幢三层破败西式别墅,格外显眼,别有一番滋味。


1603698458525057503.jpg


“新时代”不再是梦


巴蜀闲人




孔子曾言:


“七十而从心所欲”。


不愧是“至圣先师”,


他好一个自命不凡。


老夫我七十又三,


快别说“从心所欲”,


却常常糊涂加胆颤。


仓颉何必那般辛苦,


竟造出汉字近十万?


造个“万”和“岁”即可,


其它许多字命运艰坎,


关在字典牢笼难见天。


一朝又一朝,


一代又一代,


“文字狱”弥久不断。


晚也梦,朝也盼,


终盼来了“新时代”,


新时代冲出梦的呢喃。


公仆们按着宪法宣誓,


主席刘少奇手擎宪法,


哀求保护场面难再现;


主人享有“言论自由”,


在修改后的宪法里边;


“莫谈国事”告示不见,


茶馆里尽可畅所欲言;


“敏感词”将不再敏感,


尽偿仓颉造字的夙愿;


少些封杀微幸的怪诞,


人民满意齐心撸袖干!


2018,3,21。


1603698490744027061.jpg


反思在夕阳下奔涌


巴蜀闲人




望着那轮渐沉的落日


云雾缠绕冷风扯撕


百般挣扎千般抗拒


时隐时现痛苦不止


那形影熟悉而又陌生


他曾是当空皓日


光芒万丈威猛炽烈


高高在上把万物烤炙


//


文人被“引蛇出洞”


瞬间扣上“右派”帽子


脊骨嘎嘎折断变成哑子


不计其数的勤劳庄稼汉


眼看迎疯飘飘的“三面旗帜”


耳听“亩产万斤”放卫星消息


喝着公共食堂清汤浮肿饿死


即使那“彭大将军”林副统帅


也不念曾是扑倒野牛的狮子


在烈焰照耀下含冤屈辱惨逝


⋯⋯


面对这前无古人的暴虐


他似那红太阳不可一世


豪气冲天可决银河垻址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自诩“秦始皇加马克思”


真乃一语中的道尽实质


//


远眺那斜挂西天的残阳


他离地平线已近在咫尺


发生发展消亡的铁律


万事万物都无法藐视


巨风抽打他面包似的脸庞


云霞激愤着拷问他的魂灵


“你为何不好好作一个人,


“偏偏要打肿脸充神祉?”


啊,快快地没去吧


不再有“长白山的太阳”N世


也算是泰山昆仑的幸运


叩谢苍天对长江黄河的恩赐


2017,12,6。


1603698525947044133.jpg


我错了


巴蜀闲人




我错了


我真的错了


我不该嘲讽


嘲讽“辞旧迎新”


辞什么旧


迎什么新


旧也是新


新仍是旧


当这个春天到来时


旧的真辞了


盼来梦想中的新


只是这新


乃是记忆中的旧


这似曾相似的新


带给我耄耋老人


是福是祸


是安定祥和


还是厓山海沟


2018,3,1。


1603698565650039626.jpg


酒啊,酒


巴蜀闲人




爸爸


你回去吧


让儿清静清静


儿子我对不起你


是我得了不治之症


爸,你该读书的时候


遭遇“文化大革命”


没有知识没有技能


靠苦力拉三轮车为生


你挣点钱就去买酒喝


把那猫尿东西当性命 (1)


几杯酒咕咚咕咚灌下肚


酒劲发作你就眼不认人


揪着妈妈辟头盖脑乱打


拳头腿脚棍捧不分重轻


酒疯打烂个好端端家庭


我曾听说“斗酒诗百篇”


你可好,成杯酒一百拳


儿知道爸你的多多困境


但不能借酒消愁解疑云


不知妈怎样把我拉扯大


没见爸你支助一毫一分


我除了一个苦命的妈妈


还有一个爸爸嗜酒如命


我因贫穷虽而立未结婚


屋漏偏逢连夜雨


可恶癌症又把我攻陷占领


我躺在病床上同死神抗争


作为父亲的你


本该好好陪儿子最后一程


可你,我的爸爸


你因酒驾进了拘留所的门


儿早也盼,晚也盼


总算在死神到来前


又见到爸爸你的身影


心想你会痛改前非重做人


你还是恶习难改痴迷酒精


这不,你又喝多了那猫尿


跌跌撞撞地向我病床走近


“康,康,起来,


“你给,老子说清,


“不是我,我对不起你,


“是你娃儿得的病,太狠,


“嗝,⋯⋯”


我两眼泪花滚


无力地长叹一声


酒啊,酒,酒太可恨


害得我,没有你这个父亲


2018,3,8。


注:根据真人真事创作而成。


(1),猫尿,四川方言,即对酒的鄙称。


1603698616056081680.jpg


苍天不公


巴蜀闲人




苍天啊,苍天,


你不能太偏心,


你可是我仰望的神。


妻子嫌我太贫困,


狠心抛下我和儿子,


远走他乡改换门庭。


我正该读书的时候,


遭遇“文化大革命”,


我没有知识和技能,


靠苦力拉三轮车谋生,


总算把儿子拉扯成人。


一天又一天,


一年又一年。


那天我实在太疲惫劳顿,


喝下二两老白干才出门。


我的伴侣三轮车陪着我,


从这条街转悠到那条街,


终于拉上个客人很庆幸。


我紧赶快蹬飘飘然前行,


不知怎么就撞倒一老太,


倒地的老太痛苦呻吟。


我除陪了她的医疗费,


还被判拘留四个月整,


说我酒驾应负刑事责任。


我接受处罚悔过自新。


终于熬到期满那一天,


接我的人中不见儿子影,


“儿子哩,


“儿子怎么没来接我?”


我接连不断焦急地追问。


接我的亲人只得告诉我:


“他已患了晚期癌症,


“在医院正同死神抗争。”


天塌地陷,电闪雷鸣。


啊,苍天!


到底是我太无能,


还是你太不公平?


不仅不让我分享一点,


哪怕一点盛世歌舞升平,


反让我把人间苦难全受尽!


2018,2,28。


注:根据真人真事创作而成。


1603698649353080814.jpg


灵魂在月夜碰撞


巴蜀闲人




我踏着银色月光


漫无目的徘徊倘徉


阵阵冷风撕扯我的白发


宛如那规劝批判的声浪


“你的收入虽不高,


“但也夠你填饱肚肠,


“何必忧国忧民,


“替他人作嫁衣裳?


“更不要自不量力,


“你拿什么关心百姓痛痒?”


“人活一世吃穿二字,


“我们关心的与你不一样,


“只盼每月近万元口粮到账,


“退休后要吃夠数百万大洋,


“否则,绝不撒手去天堂。”


“公权力似泰山压顶,


“谁也没有撼动的力量,


“别当愤青没有好下场。”


“你算是幸运的了,


“如果放在一九五七年,


“恐怕你早已鎯铛入牢房!”


⋯⋯


面对这诸如此类的


或善言相劝或恶意中伤


我痛苦我挣扎我迷茫


人们争相夸赞盛世莺歌


虽难分辨是真还是假装


我却不识时务如此乖张


要揭示发展不平衡的癞疮


还要试图开出治病的处方


难道我是孙大圣悟空转世


长反骨大闹天宫玉帝胆丧


此时,就在此时


从千年历史隧道的远方


传来诗圣杜甫清瘦的吟唱


“安得广厦千万间,


“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一个千年前的封建文人


心胸境界尚且如此宽广


当今文人脊骨痛断60年前


至今仍瘫软猥琐不敢担当


我仰望着天边那轮残月


但见一颗星星熠熠闪光


“我们曾如此期盼


“外界的认可,


“到最后才知道,


“世界是自己的,


“与他人毫无关系!”


那是已“回家”的先生杨绛


2017,11,18。


1603698692228036698.jpg


街头卖唱者


巴蜀闲人




尖顶牛仔帽,


紫色牛仔裤,


黑色尖皮鞋,


一席的西部牛仔扮装。


手握黑话筒,


旁若无人地演唱。


有的还边唱边舞,


那潇洒,那飘逸,


恰似迈克尔.杰克逊歌王,


他们便是城市卖唱郎。


他们大多来自乡下,


也有少许城里人。


歌唱是他们的爱好,


也把唱歌作为谋生的良方。


一到傍晚,


不留意就从街头宽敞处,


传来他们沙哑的歌唱。


时而高亢,时而低吟,


时而如诉如泣。


他们用歌声送别夕阳,


迎来路人驻足欣赏。


欣赏的路人,


有的会解囊相帮。


他们算是夜晚城市街头,


一道流动的景场。


朋友,


他们的本领可是了得,


从街头卖唱起家的旭日阳刚,


以一曲汪峰的巜春天里》,


唱到毕姥爷的巜星光大道》上,


最后登上了万众瞩目的,


春晚殿堂。


这是无数专业歌手,


一辈子也不可企及的梦想。


2015,4,11。


1603698722494064983.jpg


河道清洁工礼赞


巴蜀闲人




我漫步锦江河畔


隔三差五地发现


河道清洁工驾着小船


在河面上缓缓向前


被太阳炙黑的瘦脸上


圆睁着鹰一般的双眼


把漂浮在水面的垃圾


一点一点一件一件捞完


尽量让河水保持清洁


确保千万里外的大海蔚蓝


俗话说:海纳百川


宽广大海容纳的是清沏的川


而绝不能让半点垃圾侵染


我们尽可张开想象的翅膀


倘若河道清洁工失职偷懒


让死猫烂耗子填满大海胸田


大海还有如此辽阔蔚蓝好看


还能“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对垃圾的放纵容忍它的存在


就是对大海纯洁蔚蓝的侵犯


每当我看到清洁工那般勤勉


敬佩之情便在心中油然涌现


对那些贪得无厌的老虎苍蝇


一心为钱道德沦丧坑蒙拐骗


我们也应以“人民的名义"


效仿河道清洁工挥起铁腕


把人间各种垃圾打扫干净


让人世之河社会的海


风清气正阳光灿烂


2017,4,22。


1603698746822010082.jpg


农民工礼赞


巴蜀闲人




头发蓬乱,


胡子八杈,


面颊粗糙不堪。


衣衫破旧,


脚穿一双破胶鞋,


裤脚高卷。


他们就是进城谋生的农民工。


每年有超过两亿的乡下汉,


离开自己的故土,


离开自己的家园,


奔向全国四方八面。


建筑业,运输业,餐饮业,服务业---


凡是重体力而少技术的工种,


就是他们求职的地点。


他们用勤劳的双手,


把城市街道打理得笔直平坦,


把楼房修到与天相连,


他们自己却住着简易的工棚,


连劳动后洗澡的设备都不多见。


他们夫妻长年分居银河两岸,


一年中少有机会,


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相拥睡一晚。


农民工的七千万子女中,


有五千八百万随爷爷奶奶留守家园,


他们上着 “低投入,低收费,


“低薪水,低教育质量”的民办子弟校,


他们与城里孩子相比,


一开始就输在了起跑线。


//


农民工啊,农民工,


你们用粗糙的双手,


把城市装扮得如此靓丽,


给市民生活带来安逸舒坦。


经济快速发展,


国家昌盛繁荣,


有你们的辛劳和汗水,


有你们默默的奉献。


我们讴歌农民工,


我们赞美农民工。


我们同时也期盼:


尽快破除城乡二元戶藉制度的羁绊,


让乡下人早日与城里人一样,


平等地享受共和国公民的天赋人权!


2015,4,7。


1603698788244082447.jpg


何基富,男,“巴蜀闲人”乃笔名,著名诗人,思想家,意不尽网顾问。1945年10月生,四川省营山县人,大学文化。青少年励志勤奋,1965年以德才备兼,高考状元之身,保送至四川省委办公厅。亲历十年“文革”嚣喧。1975年《四川青年杂志》挑起副总编辑这副担;后来又担任过,两份省级内刊总编辑。七十年代初,开始习诗,跨进暮春门槛,提起秃笔,挤上诗坛,誓为后人为民族,留下时代的真言。


已出版个人诗歌集《天空有朵孤独的云》;过两百首作品,入选国家级多本诗歌选,出版合集《当代新诗实力诗人》、《当代名家经典诗文》、《中国当代诗坛名家代表作》、《中国当代诗经十八家》、《中国诗坛最具影响力80家诗人》、《大国传世诗人》(现代诗卷)、《守望栖息地》、《建国70周年以来知名实力诗人作家名录》、《中国当代诗坛十佳杰出诗人佳作选》、巜中国当代诗坛经典校本选读》、《新世纪诗歌领军人物范本》、《中国当代传世诗文大辞典》、《百年丰碑-中华儿女风采录》等20本。代表诗作在《读与写》、《中国先锋作家诗人》等杂志和《中国诗歌网》等发表;数百首诗歌作品,被百度、谷歌等收录。


代表作:《卖菜翁说》、《父亲节祭父亲》、《母亲拔牙,肉跳心惊》、《慢慢地陪着你走》、《难忘故乡的小路》、《奉节断想》、《休说盛唐》、《戏说孔子》、《白话“省委别墅”》、《啊,祖先》、《黄金树赞》、《斗士,乔尔丹诺。布鲁诺》、《千年后人读今诗》、《“蒲松龄讲习班”夭折梦中》、《梦亦真,真亦梦》、《我的同胞,我的最爱》等等,已广为诵传。


上一篇:著名诗人何基富:梦亦真,真亦梦
下一篇:2020年江西省“振兴杯”美发美容行业职业技能竞赛在上饶举办

主页    |     综合资讯    |     社会万象    |     文化艺术    |     体育娱乐    |     经济教育    |     健康生活    |     科技汽车    |